罗曼尼康帝庄主风土大会演讲全文:风土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

编者按:“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上,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文化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先生是最后一位发言者。面对全场的听众,他娓娓道来,讲述着勃艮第历史2000年的积淀,讲述着申请世界遗产名录艰辛的9年历程,讲述着风土理念的精髓。大会结束后的晚上送德维兰先生去机场回法国,快下车的时候他说,“如果关于葡萄酒我有资格提出一条建议的话,我会说:要酿出伟大的酒,需要的是谦卑( Pour faire des grands vins, il faut l’humilité)” 76岁高龄的他这次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分享和传递葡萄酒的风土精神,真心感激他,我们想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们也都会感激他的。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

知味团队还会继续发布风土大会上专家的精彩发言文字稿,让广大的知味读者都能有机会体会到这场2015年中国葡萄酒界年度盛事上分享内容的精华。

以下是奥贝尔·德维兰先生的演讲全文:

风土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

奥贝尔德维兰 Aubert de Villaine

作为今天最后一位发言人,我要讲一下勃艮第风土。我或许会重复一些前面发言人讲过的内容,这一点我会尽量避免。在开始之前,我想说今天特别的荣幸来到这里,来到上海这座美丽的城市和中国的葡萄酒文化进行接触,这个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产业,我想将来我们会有非常重要的合作。

德维兰先生在现场演讲
德维兰先生在现场演讲

今天一方面,我想尽可能向各位阐述清楚,什么是勃艮第的葡萄园风土(Climat)?究竟是什么构成了葡萄酒世界中这一独一无二的概念?另一方面,经过9年的时间,我们勃艮第的葡萄园风土终于在今年7月申遗成功,正式入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名录(World Heritage List)。我将向你们总结这一漫长的申请过程,更确切地说应该是这一艰辛的挑战。

按照世界遗产的章程,世界遗产这一文化地域被定义为人的工作与自然相结合的产物,并拥有杰出的普遍性价值,也就是说它是独一无二的,是典范,如果不幸遭到毁坏将会是全人类的损失。

勃艮第的葡萄园风土要想被列为世界遗产必须要满足一些条件,我们需要证明勃艮第风土可以体现出杰出的普遍性价值(Exceptional Universal Value),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术语来讲需要准备一份技术文件。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和宁夏自治区党组副书记郝林海在论坛上认真地倾听嘉宾发言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和宁夏自治区党组副书记郝林海在论坛上认真地倾听嘉宾发言

我们很快就认定(在这份文件中)仅仅描述当地的风景地貌是不够的,勃艮第的风景非常优美,很多还充满着诗情画意,但并不是这里的风景地貌,或者说并不仅仅是这里的风景地貌,能让我们这片文化地域被列为世界遗产。是2000年历史中这片文化地域的建立,和期间人类活动与自然的结合,构成了我们申遗的基础。我们希望展现出的勃艮第,是人类与勃艮第这片杰出的土地,与葡萄这种出色的植物之间的伟大相遇,这样的相遇才诞生了这般的文化,这一切也可能完全不会发生。

这段相遇的历程经历了很多的痛苦艰难的时期,但这片土地上的僧侣、公爵和酒农们的韧性、顽强与不屈不挠,最终使这块土地开花结果,成为全世界“风土”的发源地以及所有风土葡萄园种植的原型。

回答场下观众提问
回答场下观众提问

这里原本的地理条件不是非常有利于种植葡萄,2000年来,勃艮第人成功地产出了价值获得全世界公认的葡萄酒,并且按照自然赋予各片风土的不同天赋划分层级,最终让全世界通过AOC法定产区体系认识了这种层级的划分。

地理背景

首先我来介绍一下当时申请世界遗产的背景、历程和技术文件。

勃艮第风光
勃艮第风光

描述勃艮第的风土的“climat”这个词一开始是来自希腊语里的”klima”,指的是坡度和光照的情况。我们差不多可以这么认为,从词源上来讲“climat”这个词后来被造出来,是为了让勃艮第人能够更容易地解释我们的历史和葡萄酒。当然今天我们说到“climat”这个词的时候,和希腊语的原词的意思比现代的字典里的定义更为接近。

勃艮第申遗的支持委员会主席贝尔纳·皮沃(Bernard Pivot)说,“在勃艮第人们谈论风土climat的时候,不是抬头看天,而是俯身向地。勃艮第是唯一一个能够自豪地说天上只有一种风土climat,但地上却有1247片风土climat地块的葡萄酒产区。”

Climat在勃艮第指的是种葡萄的小地块——这样的地块在近1000年中保持着同样的名称,同样的特别底层土质,特别的光照条件和特别的水文特征,结果每个地块都有拥有独特的微气侯。这样的风土地块产出的酒是独一无二的,别的地方产不出也模仿不出同样的酒来。

一张古老的勃艮第产区地图
一张古老的勃艮第产区地图
在勃艮第人们很早很早以前就选择把葡萄酒和风土地块紧密联系在一起,这一点在勃艮第的2000年的历史过程中从来没有改变过方向。我们把勃艮第夜丘和伯恩丘分成1247个像马赛克一般的风土地块,在这里看似贫瘠的土地以最为精细微妙的方式低语着,在酒中展现出不同风土所表达出来的不同风味的组合。这也产生了我们在20世纪所定义的“村级园”,“一级园”和“特级园”这些法定产区。

如今被列入世界遗产的这些像马赛克一样的勃艮第风土地块分布在一个非常狭长地带上,差不多有60公里长,从第戎(Dijon)一直到南部的马宏吉(Maranges),平均上只有1公里宽。这里有一些小山丘,最高是350-400米,而且坡度是很缓,可能是由于3亿多年前地壳运动形成的,有各种各样的沉积层。所以在这么一个狭长地块中才存在不同的地质面貌,拥有不同的风土,才有了我们的climat,得以出产非常美好的葡萄酒。

德维兰先生掌管的另一个酒庄,A & P de Villaine
德维兰先生掌管的另一个酒庄,A & P de Villaine

勃艮第风土在的区域如果从气候学角度来讲,处于非常北方的气侯,但又得益于非常独特的气候交汇:地中海的温润可以抵达这里,而且带来了炎热的夏季,还有山坡中部的独特热风;Morvan山挡住了西边来的风雨,而且也至于太靠东部而被严酷的大陆性气候所苦。这里大部分坡面朝东,日照条件非常的好,每天太阳第一时间就可以“爱抚”葡萄藤。还有很多的砾石可以白天吸收大量的热量,在晚上释放出来保护葡萄藤。

对于第一次来到勃艮第的人来说,这一片土地是黏土和石灰岩组成的,第一眼看上去并不适合种葡萄,那么我们想为什么我们祖先在两千年前要种葡萄?最近考古发现这里最早在是公元100年左右在Gevrey-Chambertin的山脚下的平原种植葡萄的,这里比山上的土更为丰饶,土层更厚实。但后来我们知道,正是坡上土壤的贫瘠让人们的智慧发现这样的土质可以让葡萄的精髓在酒中展现出无以伦比的复杂与精妙。

Joyce Delimata为勃艮第“克里玛” (Climat)绘制的作品
Joyce Delimata为勃艮第Climat绘制的作品

勃艮第风土与两座城市密不可分:一个是第戎(Dijon),勃艮第公爵居住的地方,扮演着勃艮第中心的角色,无论对于僧侣还是现代勃艮第的建立都是如此。另一个是博纳(Beaune),大的勃艮第酒商都扎根在此,地下分布着几公里长如迷宫一般的酒窖。

这两座城市在勃艮第最重要的一段历史时期担当着政治、经济、文化和宗教中心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10世纪到15世纪。在这两座城市之间,勃艮第的村庄一个接一个相隔数公里地分布开来,通常安身于在坡带上规律性出现的斜背谷之下。

这片坡地是比较的平直的,完全向着东和东南方向,由于各种各样的古代地壳活动带来了表层土壤和底层土壤的非常大的多样性。

历史背景

人是什么时候登上了勃艮第的舞台?是公元100年,这个是我们2000年葡萄酒文化的起始。2000年的劳作,2000年的摸索试错,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细化我们对土地、对土壤、对光照条件和水温特征的了解,掌握了每一片地块所有这些特性之后,确定了确切的边界,然后才进一步对其进行了分级。我们可以说,公元100年左右的高卢罗马时期标志着勃艮第葡萄园风土历史的开始,现在的里程碑是在很长时间内管理着勃艮第,并且还将继续管理这里的这套规则。它由1935年和1938年颁布的法令所界定的AOC法定产区和“村庄级”,“一级园”和“特级园”的分级所代表。除了少数例外,这些规则直到今天还强有效力。

久负盛名的罗曼尼康帝特级园
久负盛名的罗曼尼康帝特级园

在整个勃艮第历史过程中有很多的过渡时期,这样漫长的历史体现了我们当地人想把葡萄酒和当地的风土紧密联系起来的愿望。我们有自己的文化,在这里每一个地块有自己的酒庄,这个地方产自己的酒,有自己的标签,他产的酒就代表了这一块土地。

从公元6世纪到8世纪,当时颁布过一系列的法令,规定不光在平原地区种葡萄也可以在山坡上种葡萄,因为我们发现在山上可以生产很棒的酒,那么我们意识到在半山腰的葡萄酿出的酒比山下的葡萄酒更棒,当时就出台了一系列法律规范。

勃艮第,特级园经常分布在半山腰,光照排水最佳的位置
勃艮第,特级园经常分布在半山腰,光照排水最佳的位置

仅仅在100年以后,一些文献中已经开始记载Gevrey-Chambertin的Clos de Bèze的葡萄酒。可以看到人们已经把酒和产地联系起来了。

9世纪-11世纪这个时期对于勃艮第的历史来说很重要,当时本笃会的僧侣于910年成立了克吕尼修道院(Cluny),后来又在1098年时成立了西都会(Citeaux)。这两座修道院对勃艮第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作用,因为正是这些僧侣开始把黑皮诺和赤霞珠作为能够出产伟大葡萄酒的品种有规模的种植,并开始对我们今天所熟知的风土climat进行划分。

这些僧侣很快明白推广勃艮第葡萄酒品质的重要性。借着教会的财力,僧侣们改进了葡萄酒的品质,提升了酒名望,并且大量投资与修建酒桶,酒窖和其他的建筑,以便于酿酒和储藏,最终拓展葡萄酒新的市场。武戎园城堡(Clos de Vougeot)就是其中最为著名的继承自僧侣的勃艮第建筑。也是在这个时期开始渐渐的出现一些矮墙把这些地块分割出来,现在在勃艮第也可以看到这样的矮墙。

武戎园城堡
武戎园城堡

从公元10世纪开始,当时在法国Valois勃艮第公爵家族崛起,他们为勃艮第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发展,他们意识到控制酒的质量和贸易是很重要事情。酒的终端市场非常好,但当时和葡萄酒的产地相距甚远,可能要卖到荷兰去,在当时要通过陆路或者是航运的道路把勃艮第酒运到荷兰。当时的勃艮第不得不生产一些大批量的酒,因为运输成本很高必须要批量生产。这个时候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件就是当时的勃艮第公爵“大胆的菲利普”颁布了一道敕令,规定不能在勃艮第种植嘉美(Gamay)的葡萄,这种葡萄虽然比较多产但是风味比较普通,无法充分体现勃艮第风土的价值和魅力。

真正能够做到的红葡萄品种是黑皮诺,“大胆的菲利普”公爵的眼光是非常的正确,历史证明黑皮诺才是勃艮第的风土最佳的诠释者。如果我们用一个音乐的术语比喻的话,黑皮诺对风土而言,就像琴弦对应于小提琴,哪怕是世上最罕有的Stradivarius小提琴,没有琴弦也不过是一块沉默的木头。

德维兰先生也是一位出名的古典乐爱好者
德维兰先生也是一位出名的古典乐爱好者

刚刚杰克·里戈提到在不同的地区种一个品种葡萄酿出的葡萄酒可以产生有千万种不同的口感。黑皮诺可以充分的发挥我们勃艮第风土的魅力,它是如此适应我们钙质黏土的土质。正是这一品种的单独表现而非与其他品种混酿,能够展现出独特风土所表达出来的全部丰富滋味。两片相邻土地上同样种植黑皮诺,却能产出不同的酒来,这说明风味首先是风土的表达,而非葡萄品种,或者酒农的作用。

当年大胆的菲利普公爵的决定就带着我们勃艮第走上了追求卓越的葡萄酒之路,也慢慢带来了风土的分级。在这个时期,独特个性风土地块的被发掘出来,之后被赋予名字,并通过实践和传统保护起来,还有生产规范和要求对其进行支持,由僧侣、公爵和酒农们来酿造葡萄酒。

Climat在相关文献中出现是从16世纪出现的,在1484年的时候,人们提到一个酒庄就提到了climat这个词,在16世纪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大面积的climat风土地块在文献中渐渐变得频繁地出现。在那个时候已经形成了符合勃艮第各方面条件的酿造和种植技术传统,一直到今天都没有特别大的改变。

勃艮第葡萄园
勃艮第葡萄园

在17、18世纪,climat这个词迅速地传播开来,主要是用来指有明显特点的酒,比如博纳的酒,大家就可以分辨出它的climat。在18、19世纪开始出现一些正式的官方认可,官方逐渐识别和承认这些climat风土地块,根据它们不同的特点和品质也有了一些相关的等级划分。这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给消费者用的不同的酒庄的风土地图。

从1831年开始,酒庄的庄主要求把climat的概念以官方正式的文件来确立起来,也希望政府或者是社会上能够通过一些当地具体的法律或者是行政的手段让大家认可这样子的等级划分,到目前为止这些分类和分级的方式和规则基本上还是没有变。

我们勃艮第的风土实际上在申遗过程中要体现出和土地的特殊的联系,有这么几个因素。在这一片土地上在很长很长时间内都有一个专门的团体在这边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充分的体现了他们自己的文化身份认同感,这种酒会产生很强的文化认同感这个是一个文化现象不是简单的生产葡萄酒的农业现象,因为这里有人为的活动,同时与周边所有的区域也有密切的联系和依存,在很长的时间内有非常丰富的人文历史事件在这里发生。在这里人们传承着古老人文的记忆,人和酒在这里有着非常古老的关系。而且我们这种历史的联系通过AOC这样的体系得到了确定和保护,这是对2000年来杰出的普遍性价值的保护。

我们这一代人有保护的责任,但是还有很重要的一个责任就是就是应该讲我们的风土以最佳的状态传承给我们的下一代。比如现在用一些不环保的化学肥料种植葡萄,今天可能获益,但是我们未来怎么办?我们要为子孙后代考虑,要想到自然,所以大家要负责任。包括今天种植葡萄的克隆技术,虽然有它的好处,但确实黑皮诺和霞多丽品种多样性的威胁,也是对我们的葡萄酒的复杂度的威胁。

我们很高兴看到今天的勃艮第大家坚持走更亲近自然,更有机,更符合自然更替的酿造和耕作的方法,我们很高兴看到经历了人类社会的种种变迁之后,我们climat风土的概念,我们这些地块,我们这些文化的区域架构经历2000年存活至今,这些1247块不同的地块的架构中的人和葡萄酒至今尚存说明它本身就非常的灵活适应。但是它在今天这样消费快捷的社会中也是面临着风险,因为现在的人就想走捷径,目光比较的短浅。所以我说勃艮第的葡萄园风土列为了世界遗产,这可以让大家意识到我们杰出普遍性价值,也可以让我们葡萄农意识到我们肩负着有什么样的保护责任。

今年7月申遗成功揭晓的那一刻
今年7月申遗成功揭晓的那一刻

为什么我们2006年要申请加入世界遗产名录?我们是作为一片文化地域申请加入了这一名单,这个是一段艰苦卓绝的历程。我们当时需要证据的过程非常的艰难,但是我们勃艮第风土的杰出普遍性价值已经得到认可,无论在当地还是在外国大家都用climat这个词来指代们勃艮第的风土。但我们加入这个名单并不是根本的目的,我们希望在我们经济活动和文明活动中找到一种平衡,在加入这个名单之前就考虑到将来怎么样管理、治理我们这个地区,治理我们所有的地块。当时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一共花了9年的时间。从此以后,勃艮第的酒将代表这一种古老文化的传承。

加入了这张名单是对我们酿酒的技艺和文化认可,大家知道在Modovino这部电影中,说全球化发展中,所有的酒变成了品牌酒不是风土酒,全世界需要大规模消费的酒。但是实际上人们想要的是什么酒?是可以在酒中找到故事,是可以体现和土地的联系的酒,这个是我们今天缺少的东西。当然我不能说风土酒已经战胜了大规模工业生产的酒,但至少它今天还是坚定地在逆流而上,我们还在保护这些风土酒。

德维兰先生在品鉴会上
德维兰先生在品鉴会上

酒的灵魂在风土之中,只有我们真正的风土才可以给酒带来灵魂,它是一种非物质的独一无二的东西,我们所尝到酒当中真正灵魂就是来自这里。法国作家乔治·贝尔纳诺斯(Georges Bernanos)曾说,“让人的生命有份量的,是他的梦想。” 像我这样接近终点的年纪,我自然意识到已无法赶上理想的份量,但(我的一生)这已足够了。就像英国的朋友会在黄昏时分所说的,“当我们往身后看,人们很少会为自己所建立的丰功伟绩做停留,而是为了我们所梦想过的事情!” 这部分非物质的内容正是勃艮第风土理念的核心,是我们的力量源泉,是人类千百年来共同的初心和梦想!

昨天晚上我们见了很多的人,他们今天所有的努力也是为了他们的梦想,人的梦想真的很重要,人有梦想才会有真正的行动。我真诚的希望中国的葡萄酒农的梦想可以实现,像我们勃艮第一样。我们尽管经历了很多困难,但是我们梦想也实现了。就像中国的茶也有自己的梦想,也有非常非常高的价值。希望大家都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谢谢。

Dr Loosen 庄主风土大会演讲全文:莫泽尔的精细风土

编者按:最近刚刚落幕的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简称“风土大会”)上,德国顶级名庄露森酒庄(Weingut Dr Loosen)的庄主恩斯特·露森 Ernst Loosen向风土大会的参与者介绍了德国莫泽尔的杰出风土。用他的话来说,风土是我们了解葡萄酒世界精妙之处的钥匙。

以下是他的演讲:

1

谢谢主办方,非常高兴参加这场研讨会。我来谈一下莫泽尔(Mosel)产区,这个产区在德国西部,靠近德国的边境。

1

 

坦率来说,我能强烈的感受到风土的存在,作为酒庄人,我每天都与风土打交道。但有人说这是个伪命题,不管在哪里生长,葡萄酒就是葡萄酒。但是我却每天都能感受到风土的存在,这个概念太强了,是真的存在的。

当然,世界上有很多地方生产葡萄酒,对(工业化生产的)酒来说,没有风土可言,就是一种含酒精的饮料。对我们在座的人来说,我们感兴趣的不是这一类葡萄酒。

但就算在认真的爱酒人当中,对风土也有不同的理解。问题是大家对于风土概念的理解过于简单,很多人以为它指的就是葡萄园的土壤,但其实所谓的风土,是整个物质世界的方方面面——包括土壤的种类,深度,结构,还包括区域的气侯环境,葡萄园的气侯、光照、高度、表层土的平均温度、水文特征、空气流动等,以及人和这些事物的互动,这些就是葡萄酒生产的方方面面。

所有这一切都会让某一个地区生产的葡萄酒有它的特性,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的名字——在传统的酿酒国家,现在有成百上千个品种的葡萄酒。

 

泥盆纪形成的莫泽尔岩层

在莫泽尔产区,我们生产的最多的是雷司令(Riesling)。好几百年前,雷司令葡萄到了我们这里,大家觉得这是最适合的葡萄品种,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在种植雷司令。这个品种比其他的葡萄品种更好地表达了我们的风土。它产出的是一种非常纯粹的酒,不需要在酒窖很长时间的陈放即可饮用,但同时可以缓慢陈年,可以等待非常长的时间之后才展示它的芬芳。

我们看一下莫泽尔产区,这里有三种不同的土壤。莫泽尔区是在德国西部,边临法国和卢森堡,西部是叫做伏日山脉,就是马克思出生的地方。主要的土质是4亿年前形成的一种深层的板岩土,由大陆板块多年的冲击而形成。在2.8亿年前,地质开始慢慢变化,地壳活动把深层的板岩推到了表面,同时形成了我们这里的多山地势。2.5亿年前,现在的莫泽尔基本成型,出现了狭小的峡谷,之后的亿万年时间里不断变化。

1

河流在莫泽尔地区有很多急转弯,由河流冲击坚硬的岩石山形成。在每一个转弯的地方可以产生非常陡的南向的山坡,这种陡坡对我们很重要。因为产区在欧洲的北部,很湿很冷,降水很多,只有非常陡的向阳山坡才可以保证光照,要不然葡萄是不会成熟的。

而板岩土也很重要,因为它的石头可以在白天把阳光吸收,晚上慢慢地释放热量,使夜晚的葡萄园不会太冷。板岩土排水性很好,就不会使根部一直和太多水分接触,所以莫泽尔产区的山谷地带非常适合雷司令的种植:凉爽,湿润,较陡的向阳山坡,还有适宜的板岩土。

1
蓝色板岩土

在露森庄园,我们充分利用了这样的条件,我们有一些葡萄藤已经100多年了,还有就是因为我们土地贫瘠,不太会受到根瘤蚜病的影响。而板岩土使我们葡萄的根可以往土壤下延伸。

莫泽尔分成三个区域,有上中下三块。上莫泽尔是大概1000公顷,比较凉快,因为地势比较高,河流地上水体较小。Saar地区大部分葡萄园因此不在河边,但是受到了谷地的保护,这些凉快的环境产生的葡萄酒是有水果味,比较的清脆。

1

下莫泽尔区是接近水源,而且特别的暖和,这里的酒是比较丰满,而且有一种黄花的香味。

露森庄园是在莫泽尔的中心,葡萄园就在河边,这种陡峭的山坡光照充沛,土壤主要是以蓝色的板岩为主。那就有一个问题——如果这种山坡的土壤是一样的,为什么我们的葡萄园还能出产不同的酒来?

这个问题其实就和“为什么葡萄酒的味道尝起来味道不一样?”相同,答案都是风土产生的特色。最近乌丽克菲舍尔(Ulrich Fischer )教授做了研究,分析表层土壤对土壤性质的影响因素,他说某一类土地可以产生独特香味的葡萄。这种研究是可以进行定量分析的,而且人类在尝酒的时候就可以说出它的区别,他的研究表明,有一些葡萄酒的成分,和土地的成分有关的。

1
不同土壤下产生的风味差异

1但不仅仅是土壤,在我们生产的酒中,莫泽尔的蓝色板岩上产出的酒非常优雅,酸度欢快,除了这个共同特点以外,我们雷司令在不同的土地结构、不同海拔高度上的表现也不同,甚至表层土的厚度都能影响到酒的风味。

比如Bernkasteler Lay葡萄园,这里表层土很薄,底下就是板岩,葡萄园朝南但坡度并不陡峭,这些特点使酒有一种很明显的苹果和白桃的香味。而酸度有明显的结构感,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矿质感。

1
Bernkasteler Lay葡萄园

对应的,Wehlener Sonnenuhr Vineyard (日晷园)是朝南的,这样日照更为理想,这个地方的葡萄酒就比较细腻、很优雅、花香显著,不管是哪一个年份,这里出产的葡萄酒都带有这些特征。

1
日晷园的特征

如果你往下游走,在底下一个转弯的地方就跑到了Erdener ,那里的葡萄园位于河流转弯处,所以在左岸,葡萄园朝南。这里也是板岩,但是红色板岩,结构更为蓬松、较软、富含铁质。在这里生长的雷司令会更多出现矿石味儿,虽然他的光照和日晷园差不多。

1
Erdener的红色板岩土

土壤虽然能让葡萄酒的风味显得不同,但我们还不知道具体机理。科学已经证明,葡萄藤并没有吸收多少矿物,所以我们不认为矿物能直接影响葡萄酒的风味。但土壤影响了葡萄藤的生长,那么对葡萄酒味道的影响,应该也是间接生效的。

在Erdener这个地区,我有两块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在风味和结构上有相似性。但Erdener Pralat园的葡萄酒,风味会比较深远复杂,回味更长,更丰富,酒体更饱满。但实际上,葡萄园的光照、土壤和气侯却几乎相同。只因为Pralat园附近河流水位较低,而且葡萄园的气温是本地区气侯最温暖的,才产生了更加成熟的果实和更加饱满的酒体。

1

Würzgarten园出产的酒也非常的独特,大家看到因为山体的原因,河流出现了转弯,而葡萄园就在这个山体的旁边。这里的土壤富含火山岩,Würzgarten在德语里面是香料的意思,这个地方的葡萄酒常带有香料风味。前面提到的那位教授把这个地方产出的葡萄酒和别的地方产出的酒进行了比较,化学分析显示成分非常类似,可从口感上来说却很不一样。这也显示了不同的土壤,即使在一个产区生产出的葡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

1

这是最有意思的部分,我们在葡萄研究院做了相关研究,有一组是风土差异的葡萄酒,有一组是人工干预的葡萄酒。经过研究发现,风土对葡萄酒的影响比人对葡萄酒的影响更明显,我们通过对比研究,发现了这个有意思的现象。同一帮人来酿同一种酒,只要用不同地区的葡萄,那么酿造出来的酒的味道会非常不一样。当然,这是指没有杂质干扰,品质合格的前提下讨论。

同一个年份,Würzgarten出产的酒和更为温暖的Pfalz产区进行对比,酒体非常相似。
同一个年份,Würzgarten出产的酒和更为温暖的Pfalz产区进行对比,酒体非常相似。

我们在露森酒庄可以看到不同风土的风貌,我们种的都是雷司令这个葡萄品种,我们种植和收获的过程差不多,酿造的工艺也相仿,但由于是来自这六个不同地方的葡萄园,葡萄酒最终的味道是不一样的。

风土对我们酒农和酿酒师非常的重要,我们要了解当地的风土才可以种植和酿造出合适的葡萄酒。如果你不在乎葡萄酒之间的细微的差别,那么风土和你没有关系。但如果你在意葡萄酒的多样性和精妙之处,而且你想知道为什么有这些差别,那么风土才是你需要找寻的地方,谢谢。

风土对酒究竟有怎样的影响?—酒评家布尔奇

编者按:《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上,著名酒评家贝尔纳·布尔奇从历史的高度,介绍了葡萄酒风土的形成过程。他强调真正需要理解风土,需要的不仅是自然的恩惠,更需要深入的了解土地与葡萄的联系,并且经过时间的检验。

我们还会继续发布风土大会上专家的精彩发言文字稿,让广大的知味读者都能有机会体会到这场2015年中国葡萄酒界年度盛事上分享的风土理念的精华。

以下是他的演讲:

1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首先要讲一下葡萄的历史。因为大家知道葡萄才是真正的风土的翻译,在讲风土之前,一定了解葡萄的历史。我们在体现风土的时候,要记得感谢葡萄。

葡萄很早就出现了,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它融入了我们的生活。葡萄得以出现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地球上出现了适宜的温度,下图就展现了地球温度的变化:

1

从地质上讲,原始时期有第一纪,第二纪,第三纪,第四纪,葡萄园的形成也经历了这样的四个时期。如上图展示的一样,我们估计在图中K区域的时候,葡萄已经出现了它的雏形,而后就进入了冰川期。冰川期里,很多的地质运动就造成了法国勃艮第这样一些重要产区的地形,地质史上很多重要的地质运动都影响了后来很长时间,直至今天的产区风土。

在所有这些不同的时期之间,还有一些小的过度期,有时变化比较温和,比如小冰期,有的是很剧烈的变化。地球表面的温度在长期发生了巨大改变,葡萄这个物种当然也要适应自然,再有的产区,葡萄经历了出现-灭绝-出现,这样一个反复的过程。大家可以在这个上面看到在不同时期,(气候也同样)出现了反复的情况。

今天我们面临全球变暖的问题,而在几千万年前影响地球的则是大冰期。当时地球就有了葡萄,当然,包括当时中国所在的区域。但这些大冰期对地球有很大影响,很多物种消失了,这些在我们的考古中都可以发现。在最后一次冰期后,有一些气侯带的葡萄存活下来,比如说在亚细亚。但还有一些地区,大家没有找到葡萄在一段时期内演变的证据(指很可能灭绝了,由外部迁入)。

1

从生物史来说,也有不同的断代可以体现出当时的植被、动物生物种类在适应当时的气候变化。如在3.5亿年前,那个时候风土是酸性的土壤,这种酸性的土壤后来不断地产生一些新生的因素,这样就影响到今天的风土,像火山岩的出现。

1

在这个时期,地面上的植被并不多,但是当时已有葡萄。在3亿年前有石炭纪(如上图),今天我们谈到风土就要想到地球上曾经出现的很多种地质变化都会影响到今天的风土,如:火山风土(如下图罗纳河谷圣约瑟夫)的酸性是非常强的。下图中的côte-rôtie罗帝丘是云母片岩,这里是西拉品种的葡萄生产地,在这些葡萄地区都有这种比较典型酸性或者是碱性的地区。

1
罗讷河谷圣约瑟夫的火山风土
1
罗帝丘的云母片岩

接下来是中生代和新生代:

1

这个时期的风土比较中性,在中性风土产生的酒就有一种更加灵动的酸度,下图的金色岩石和这种白色的岩石在我们西方历史上是用来建教堂的。这些都是一些石灰沉积岩,因为本来这里是大海,海水退去才产生了今天这样的土地,可以想象,在这里长出的葡萄和别的地方一定不一样,也就形成了各种各样与众不同的风土。

1
侏罗纪的金色岩石
白色岩石
白色岩石

比如以前很多今天的大陆可能是在海平面以下,海水的涨、退对地面的酸碱性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这时的法国也只有两个地方是在海平面以上,这个就形成了另外一种钙质土,即勃艮第巴通阶的钙质土。还有像桑塞尔的牛津阶土地,这里有大量的日照和风蚀。

侏罗纪的海(1.95亿年-1.35亿年前)
侏罗纪的海(1.95亿年-1.35亿年前)
1
勃艮第巴通阶的钙质土
桑塞尔的牛津阶土质
桑塞尔的牛津阶土质

再往后就是了白垩纪,就可以看到圣爱美隆海星钙质土,这种土壤比别的地方要老几百万年。现在我们明白,正是这些多种多样的土地,产生了各种的风土的基石。

圣爱美隆的海星钙质土
卡奥尔地区的平台地形
卡奥尔地区的平台地形

土壤中重要的一点是酸碱度,用PH值来表示,酸性土壤PH值小于5,中性土壤PH值为7,PH值大于7的所对应的是钙质黏土,这种相对少见一些。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其他不同的数值对应不同的酸碱度,今天就不讲了。

当我们品尝一支酒的时候,就能知道出产葡萄的地方的酸碱度是怎样的,在你认真的体会风土酒的时候就可以感受出来。就像不同的人的唾液PH值不同一样,风土也同样有多种不同的表示方式。

1

上图是全球土壤的酸碱度,红色表示酸性土,黄色表示中性土,蓝色表示碱性土。在这个上面可以看到传统的种植葡萄的地方,以及新世界一些著名产区,都有蓝色区域。这么一看就会知道哪里可以做出什么样的好酒,当然这只个是简单粗暴的划分办法。

接下来,我们具体的看法国境内的土质情况。酸碱性为什么重要?主要是葡萄会根据土壤的酸碱性做出相应的生物反应。我们知道一个酸性的土壤产出的酒反而是酸度会低,在中性或者是碱性土壤中产出的酒酸性会更加活跃。土壤的酸碱性对葡萄酒有这样重要的影响,现在有些是人为介入改变土壤的酸碱性,在我看来可能没有必要,最好是以最诚实的方式处理土壤,比如说通过嫁接。

因为如果通过人为改变,可能产生灾难性的效果。当然,嫁接别的品种有时也会有一种风险。

1

酸碱性是如此重要,但也不能只看土壤的化学性质。例如砂砾土排水性好,可PH值在5以下;而黏土虽然中性,但比较紧实,(春季)升温速度慢。因此,分析风土时,我们要充分考虑土壤的性质、温度以及酸碱度。

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到葡萄品种本身扮演的角色,有的葡萄对土壤的酸碱度表现非常的强,例如雷司令几乎适合所有类型的风土,在不同的土上都有不错的反应。而黑皮诺在黏土上可以反应出很好的性质,但却并不适合酸性土质。而西拉可以较好的适应酸性土壤,但是却不适合勃艮第的土质。

西拉具体说有两种,一种是在花岗岩上种植的希拉,生产出的酒比较丰满,另一种是在石灰岩层中种植的希拉,它产出的酒会更加浓郁,这两种的表现非常不同。希拉可以符合这两种非常不同的土质,但是也有其他的品种对土壤的表达能力不是太强,如长相思,在很多地方种的长相思酿酒的表现差别不大,只在桑塞尔表现出稍有差别。

赤霞珠无论种在何处都有较好的表现,在全世界种植的面积最大,他酿酒效果较好,产量不错,出产的酒的表现也不错,但在特别炎热的产区,它对风土的传达能力就很差。马尔贝克也是,若种在阿根廷香气会很丰富,但是种在别的地方却很难做出同样的效果。大家根据不同的风土要考虑所使用的不同的葡萄品种是否适应。

大家都知道赤霞珠做出来的葡萄酒口味非常强烈,但是无论怎样赤霞珠酿出的葡萄酒效果都很好。有人认为口味越强越好,但是有些人并不以这个为好酒的标准,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你追求的核心是优雅,这样可能就不是最好的选择,很多时候大家评判的价值标准是不一样的。

1

土壤方面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一个产区,风土如果非常多样化,人们倾向于使用一个品种来表达风土。例如勃艮第虽然地域狭小,但是风土非常不同,大家就可以用同一个品种来讲述不一样的风土的故事。

今天早上Loosen教授也讲过他们同一个团队在一个地方种了6种不同的雷司令,会做出来非常不一样的酒。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风土的影响很大,而且风土和品种之间的作用是长久的互动。

1

大家知道罗曼尼康帝这样的小地块的复杂风土可遇不可求。风土对葡萄酒的影响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化学变化的过程,有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完全理解,正是因为我们不能完全地理解,所以才更使这个行业保持它的神秘性,要想充分地表现风土,最重要的元素是什么?找到适合这个风土的葡萄品种是一个基础。

做好酒和做超级好酒之间有很大的距离,所有人都想迈出这一步,但是哪那么容易做到呢?如果有一块好的地块,却没有选对葡萄的品种,那么投很多钱也是得不偿失。另外,葡萄藤的年龄也至关重要,当我们说风土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只有让你的葡萄藤根部融入深至50厘米以上,葡萄藤才算是融入当地风土当中。

1

如果一个人一开始就不了解这个土地的风土,不了解化学特征,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品种,那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输了。有些人可以做出来好酒,但要想做出超级好酒,眼光和想法要更上一层楼。

做好酒要花时间,想做出好酒的人要花更多的时间来陈年那些葡萄酒,如果一个酒本身就很好,至少要经的过陈年的考验。现在世界上有很多的地区有一些酒是新酒反而比较好喝,但真正的超级好酒却是时间越长才越体现它的价值。要酿出真正的好酒,葡萄至少要在一片土地上耕种30年才行。我们都知道做好酒是万事开头难,但想一开始就拿到好的效果,要问问自己这些该做的工作都做到了吗?

我想引用法国著名作家柯莱特(Colette)的一句话:“在植物的世界中只有葡萄可以让我们了解这个土地真正的味道。”虽然桃子西红柿这些都很好,但却不能真正认识当地的风土,只有葡萄可以。当你举办一场垂直品鉴时,就像我们在波尔多或者勃艮第常做的一样,我们会尝到很多许多年前的酒;一瓶69年的酒,在45年后尝一下,我们就会知道当年发生了洪涝。这就是葡萄在告诉我们风土的情况。但如果你发现即便是发生了洪涝,这瓶酒的品质还是非常好,那可以说这里是一片好的风土。

1

风土大会精彩发言:郝林海-启于贺兰山脚下的中国风土

编者按:在刚刚结束的《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上,来自宁夏的自治区政府党组副书记、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主席郝林海先生以《启于贺兰山脚下的中国风土》为题,做了精彩开幕发言。发言中,他对风土精神做了风趣又富有诗意的解读,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共鸣。

今天开始,知味葡萄酒杂志会陆续发布风土大会上专家的精彩发言文字稿,让广大的知味读者都能有机会体会到这场2015年中国葡萄酒界年度盛事上分享的风土理念的精华。

以下是郝林海主席的演讲全文:

1

启于贺兰山脚下的中国风土

昨晚,得暇品尝了一支中国酒庄酒后(中国科学院李绍华先生的北玫北红),我下决心重新调整了我的发言稿。

我的结论是,“风土”飘乎而带有果香和单宁味道的概念,之本身就是葡萄酒的一种“风土”。

中国的一个古人问,“风从哪里来?”,中国的另一个古人答:“风起于青萍之末!”。

那么“风土”呢?“风土”在哪里?“风土”是什么?风土是风又是土,风土不是风又不是土。风土是阳光,是砾石,是山川,是河流;风土是果农骂你的粗话,是酿酒师的高兴与不高兴;风土是知味葡萄酒杂志,是杰西斯·罗宾逊,是奥贝尔·德维兰,是贝尔纳·布尔奇,是伊安·达加塔,是杰克·里戈,是阿兰·莫伊克斯……风土是段长青,是王奉玉,是邓钟翔,是施晔……当然也是郝林海。

今天,中国的市场上有约22亿支葡萄酒,其中进口葡萄酒约7亿支;中国自产工厂葡萄酒约13亿支(工厂酒主要依靠从国内外收购葡萄汁而加工为葡萄酒);中国酒庄酒约2亿支(酒庄酒是每个酒庄都置身于自己的葡萄园中,每一瓶酒都是从葡萄藤中长出来的)。

进口酒中有风土,我们要好好欣赏,但那不是中国的风土;

工厂酒中也许会有风土,但那是工业化组合而又肢解的残垣断壁;

中国葡萄酒的风土在哪里?在酒庄,在葡萄园,在产区,在那2亿支中国酒庄酒之中。没有葡萄园,没有酒庄,没有产区,何有风土?!

中国葡萄酒的风土在贺兰山脚下,那里有4万公顷集中连片的酿酒葡萄园,有列级酒庄制度和列级酒庄,有120个各具特色的酒庄,有近200位与世界各大产区联系密切的职业酿酒师,他们当中有宁夏人,有上海人,有四川人,有法国人,有德国人,有美国人,有阿根廷人……他们热爱葡萄酒但性格又稍嫌偏执,来时,我请教他们什么是葡萄酒的“风土”?他们告诉我,风土就是贺兰山,就是黄河水;风土就是冬天用黄土埋藤,春天借轻风展藤;风土就是祈盼的降雨,就是早来的晚霜;风土就是根瘤芽,就是霜霉菌……风土就是你吃了一碗羊杂碎后唱的那只“花儿”。

1

首届风土大会成功落幕,风土理念在中国生根发芽

2015年12月11至13日,首届“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在上海成功举办,在中国的葡萄酒行业人士和爱好者中引起了极大轰动。

风土理念领袖人物、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文化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在大会发言
风土理念领袖人物、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文化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在大会发言

首届“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以下简称“风土大会”)由知味葡萄酒媒体·教育主办,由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遗产联合会,意大利巴罗洛名庄协会,波尔多圣爱美隆列级庄联合会等机构联合主办。

1

本届“风土大会”邀请到了当今葡萄酒世界最顶级的专家学者、酒评家、名庄庄主主讲风土理念,并举办顶级葡萄酒品鉴大师班。其中包括全世界葡萄酒界公认的风土理念领袖人物、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文化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中国葡萄酒产区中的明星产区宁夏的代表人物、宁夏自治区政府党组副书记、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主席郝林海,世界著名酒评家贝尔纳·布尔奇(Bernard Burtchy)、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世界著名葡萄酒作家杰克·里戈(Jacky Rigaux),世界著名葡萄种植与葡萄酒酿造顾问斯蒂芬·德农古(Stéphane Derenoncourt),中国农业大学葡萄与葡萄酒联合会中心主任段长青等多位世界顶级酒评家和顶级名庄庄主。众多拥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师在大会上热情演讲,共同推广“风土”这一葡萄酒世界的核心理念。

意大利酒评家伊安达加塔和几位名庄庄主共同讲解意大利风土
意大利酒评家伊安达加塔和几位名庄庄主共同讲解意大利风土

为期三天的风土大会受到了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上海《新闻晨报》,财新传媒等多家重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央视新闻频道《东方时空》栏目,央视英语新闻频道CCTV News的密切关注报道。

央视新闻频道:中国葡萄酒应致力发展风土特色


央视英语频道:China Should Produce “Terroir Wine”

风土大会上,宁夏自治区政府党组副书记郝林海先生以《贺兰山脚下的中国风土》为题,做了精彩开幕发言,以战国宋玉《风赋》中的“风起于青萍之末”开篇,在场多位世界杰出“风土”代表人物都被这句话深深打动。

1

奥贝尔·德维兰先生在他的演讲中也引用了庄子的观点——“无为,顺应天时”,以此表达对自然的尊重。“我们花了9年的时间来走申遗之路,终于在今年7月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正式认可,向世界证明了勃艮第的风土所蕴含的杰出普遍性价值,我们的AOC法定产区制度保护了这些古老的文化精髓。”他说“这次来中国,我见了很多的(中国)人,他们今天所有的努力也是为了他们的梦想,人有梦想真的很重要。人有梦想才会有真正的行动,我真诚地希望中国的葡萄酒农的梦想可以实现。勃艮第一样历经艰辛,但我们梦想实现了。中国的风土葡萄酒的生产者也有自己的梦想,也有非常非常高的价值,希望大家都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风土品鉴会现场
风土品鉴会现场

葡萄酒的世界尽管博大、尽管复杂,但尊重风土的人总可以生产出有个性的葡萄酒。奥贝尔·德维兰先生在言及品牌酒和风土酒的区别时说,“人们需要的是有故事的酒,可以体现和土地的联系的酒。我不能说风土酒已经战胜了大规模工业生产的酒,至少它今天仍在坚定的逆流而上,我们还在尽力保护风土酒”。中国的葡萄酒酿造者们,也怀揣着一个精品葡萄酒的梦想。”在CCTV对郝林海主席的采访中,他特别谈到宁夏产区发展“小酒庄,大产区”的理念,正是宁夏发现中国自己的风土之路的体现。

这场盛大的“风土大会”,既是全世界顶级葡萄酒专家与尊重自然的人们一起分享和探索风土这一美好事物的文化盛宴,又是葡萄酒世界最重要的价值观在中国以及全世界得更广泛理解和传播的有效渠道。

风土品鉴会现场,大家与演讲嘉宾积极互动
风土品鉴会现场,大家与演讲嘉宾积极互动

不管是在已有2000年耕作历史酒园积淀的勃艮第,还是在改革开放后开创葡萄产区的宁夏贺兰山东麓和中国其他葡萄酒产区,坚持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坚持在葡萄酒酿造中对“风土”的表达,自然能够收获精妙的葡萄酒,并受到消费者和市场的青睐。人类认知和尊重自然的理想与酿出好酒获得市场认可的商业实践,可以通过尊重和认识风土实现完美的融合。这既是奠定葡萄酒产业高速发展的战略基石,也是让葡萄酒爱好者和消费者获得更美妙的品酒文化体验的最佳方式。

从今天开始,知味会陆续发布风土大会上专家的精彩发言文字稿,让广大的知味读者都能有机会体会到这场2015年中国葡萄酒界年度盛事上分享的风土理念的精华。

风土品鉴会现场
风土品鉴会现场

最后,再次感谢本届大会的联合主办方: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上海报业集团 新闻晨报,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遗产联合会,意大利巴罗洛名庄协会,波尔多圣爱美隆列级庄联合会;感谢本届大会的合作伙伴:天戈国际物流,Royal Glass,Vinchamp Wines荟想酒业,艾玛酒窖 Cave d’Emma,上海麦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影途传媒,SICAO新朝,ASC圣皮尔精品酒业,葡道Pudao Wines。

1

这场大会只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在品味美酒、享受生活的路上,还有着很多精细美好的事物,等着大家去探索。真正伟大的酒,都有一颗自然的灵魂;所有伟大的人,都有一颗亲近自然的心。风土理念在中国的生根发芽,发扬光大,还多多仰仗行业内外每一个爱酒之人的参与,期待与大家明年风土大会再见。

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成为风土大会特别联合主办方

“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研讨会”组委会很荣幸地宣布,国内和国际享有盛誉的中国著名高等学府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将成为大会的特别联合主办方。

安泰

知味葡萄酒杂志·教育将联合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上海报业集团新闻晨报,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遗产联合会,意大利巴罗洛名庄协会,波尔多圣爱美隆列级庄联合会和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国际联合会,共同举办好首届“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文化研讨会”。

风土大会12月11日即将举办的消息,在中国葡萄酒行业和葡萄酒爱好者中引起了强烈反响,12月12日一天9小时的风土大课的门票在短短几天内便售罄。12月12日风土大课的举办场地升级到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安泰经管学院包兆龙图书馆3楼报告厅,整体环境更为优雅,能保证向与会者提供最佳的听课体验。安排在12月11日和12月13日的顶级风土品鉴会仍然在衡山路十二号豪华精选酒店举办。

安泰2

一位老人在最贫瘠的土地上,酿出了全世界最贵的酒

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ée),勃艮第北部一个安静的小村庄,村里唯一的小教堂的塔楼上偶尔会响起的钟声,提醒着人们这片土地上古老传统的延续。

走到一排排不起眼的乡村住宅的后面,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缓缓坡地上绵延开去的葡萄园,有风拂过的时候会窸窣作响,在这古老的园子里,葡萄叶子其实已经低喃细语了上千年。如果你曾经到访过这里而且运气够好,会看到一位常带着乡村贝雷帽、身形微胖的老农,在葡萄园间劳作。他便是亨利·贾叶(Henri Jayer),一位被很多葡萄酒爱好者称为“勃艮第之神”的酒农。

1
亨利·贾叶 Henri Jayer (1922-2006)

2006年,84岁的亨利·贾叶在勃艮第逝世,从此世上再无酒神,存世的遗作也屡屡在拍卖会中卖出天价,其代表作克罗-帕宏图一级园(Cros Parantoux 1er Cru)的价格远远超过波尔多右岸之王帕图斯,而他存世不多的里奇堡特级园的价格甚至经常超过同年份的罗曼尼康帝。

1
Henri Jayer1978年份的里奇堡特级园 Richebourg Grand Cru,来源:佳士得

这位传奇人物的故事,还要从1939年开始说起。这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法国迅速被卷入战争,因为两个哥哥入伍上了前线,才16岁的贾叶不得不放弃学业回来照顾家人。为了维持二战时期日益短缺的粮食供应,贾叶受当地德高望重的艾田·卡木泽雇佣开始种植洋蓟,而之后他的成名之作克罗-帕宏图一级园(Cros Parantoux 1er Cru)在那时就是一片他耕作过的洋蓟地。这位勃艮第老人在后来的回忆中说,在二战最艰难的日子里为了维持生存,他不得不天天吃洋蓟,后来他一辈子都讨厌这种食物。

酒农出身卡木泽先生希望年轻的贾叶能在战时帮助照料他家的葡萄园,于是他找到在勃艮第大学高等葡萄酒工艺学院任教的热内·恩格尔(Réné Engel),在那里每周学习一天,直到次年拿到学位。从那时候开始,他为米奥-卡木泽家族(Méo-Camuzet)酿酒,一酿就是大半辈子。但他也慢慢凭着积累,开始买入一些他看好的葡萄园。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只有1.01公顷的克罗-帕宏图一级园。

亨利·贾叶的代表作:

克罗-帕宏图 Cros Parantoux

这块地的位置却非常好,与极为出名的里奇堡特级园相邻,居于更为上坡的位置,和里奇堡园一样坡向东北,气候偏凉爽。在历史上这片地并不被勃艮第风土权威Lavalle和Rodier所看好,评价远不如周围的葡萄园。20世纪初根瘤蚜虫病入侵的时候,这片葡萄园更是被拔除荒废,无人问津。但不知为何,战争年代在这片土地上种过洋蓟的贾叶,却牢牢坚信它有着未被发掘的巨大潜力。

1
克罗-帕宏图一级田(Cros Parantoux)在沃恩-罗曼尼(Vosne Romanée)的位置,图片来源:winehog.com

1951年,他从Roblot家第一次买下了这块地的一部分,开始了艰难的开垦,希望重新在这块地上种植葡萄。这是一块“无情”的土地,洋蓟的根扎得极深,为了全部清理干净,让他花了1-2年的时间,吃了很大的苦头。土壤里还镶嵌着过多的石灰岩石,“有的甚至有一辆汽车那么大”,贾叶回忆说。为了在坚硬的石灰岩土质上种下葡萄,他只能用炸药炸出一个一个洞,来松动土质。根据这位在硝烟火光中耕作的酒农回忆,他一共炸了四百次!

爆破之后,炸出的石块必需用手推车运送出来,这些只能通过手工来完成。贾叶清理出来的石块堆在葡萄园边,成了分界的石墙。直到2年后的1953年,清理工作基本完成,他才开始在这片“顽固”的土地上种下葡萄。

1
Cros Parantoux靠北的一片,来源:winehog.com

贾叶说:“我只是直觉上觉得克罗-帕宏图这块葡萄园的位置这么优秀,周围又是杰出的罗曼尼康帝家的里奇堡特级园,理应能酿出好酒。这块土地的条件如此贫瘠,酿出好酒的土地,葡萄总要吃点苦头…如此绝佳的地理位置,但却没有人愿意来种葡萄,只是因为清理这块地实在是太难了。”

但所有的辛苦都获得了回报,如贾叶所料,克罗-帕宏图的红葡萄酒展现出像它伟大的邻居——里奇堡特级园一般的精细和复杂——虽然没有里奇堡所特有的那般力道和浓郁,也稍欠深度和层次,但却具备只有在完全成熟年份的里奇堡里才能找到的那份罕有的柔软精致。毫无疑问,这是一块一级园中的“特级园”,与伟大非常接近!

1
1978年的Henri Jayer Cros Parantoux 1er Cru,来源:羅芙奧

我们能买到的最老的亨利·贾叶的克罗-帕宏图是1978年份。在这块葡萄园全部都由贾叶打理的阶段,每年的产量也只有3000多瓶,非常稀少。

真正发现亨利·贾叶并让这个名字开始在全世界勃艮第爱好者们口中传颂的,是著名的葡萄酒大亨、波尔多列级名庄荔仙酒庄Château Prieuré-Lichine的前庄主阿列克西·荔仙(Alexis Lichine)。他把贾叶的酒卖到美国,并按照当时酒商中流行的做法把贾叶的名字标在酒标上。1978年是一个葡萄非常熟成但产量却非常低的年份(每公顷2200升),不料贾叶的酒在美国一鸣惊人,从那以后美国的客户和餐厅采购们蜂拥而至找上门来要买他的酒。

1
阿列克西·荔仙(Alexis Lichine)

亨利·贾叶的葡萄酒理念

1995年杰西斯·罗宾逊在为BBC拍摄的葡萄酒纪录片中采访了亨利·贾叶。杰西斯问当时已经73岁的老人,“你酿酒的秘诀是什么?”,贾叶回答:“我没有什么秘诀,只是顺其自然罢了。自然已经能做得那么好,我没勇气去挑战它。”

“那为什么别人做不到?” 杰西斯追问。

“我想我们处在干预自然的时代,所有人酿酒的时候都想加点什么进去。这其实没有必要。”

酒如其人,亨利·贾叶能成就一代宗师,当然离不开他所懂得潜力并且擅于表达的优良风土,他为Méo-Camuzet家酿制的里奇堡特级园(Richebourg Grand Cru),自己的小块依瑟索特级园(Echezeaux)和他所成就的一级园克罗-帕宏图(Cros Parantoux 1er Cru)都成为了传世珍酿。但另一方面,贾叶并不像很多人想象中那样是一个只言自然、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而是一个既朴实地懂得尊重自然,同时也聪明的注重技术实用性的农民。

1

他的信条“要酿出好酒首先要有好葡萄,一个好的酿酒师首先要是个好的葡萄种植农”,这在那个年代真是一件相当有远见的事情。

亨利·贾叶于1995年退休,从那之后他酿制的葡萄酒获得越来越多的赞赏,名气也越来越响。那之后他仍然每年还会酿制一桶他最珍视的克罗-帕宏图一级园(300瓶不到),但往往是有市无价,一瓶难求。杰西斯·罗宾逊前往贾叶的酒窖参观的时候问,“你的酒价格已经如此高昂,是否有老客户为此而抱怨?” 贾叶老先生淡然一笑:”不,不,我的客户从来不问价格,他们只关心买不买得到…”

勃艮第质高量少、供不应求的酒,一般都采用配额制的方式来销售。如果你在亨利·贾叶的配额客户名单上,不管什么年份,只要能买到千万不要犹豫。勃艮第就是这样,即使是欠佳的年份,在真正杰出的酒庄也能保证极高的品质。况且按照当时市场对亨利·贾叶的葡萄酒疯狂的需求,他完全可以大提价格然后全部卖到最追捧他葡萄酒的美国和日本市场,但他却没有这么做。配额制是谨慎而有远见的酒庄所选择的方式,目标是把酒出售给被酒庄认可的懂得欣赏自家酒的人。

亨利·贾叶的继承人

在晚年的一次采访中,贾叶说:“我一开始只是想酿好喝的酒,我也没有想到会像今天这样成为人们所说的‘传奇’。”

从广义上来讲,亨利·贾叶可以说是勃艮第年轻一代酿酒者的老师。在成名之后,经常有年轻的酿酒师上门求教,他总是很乐意地接待,聊聊天尝尝酒。他的理念和实践经验,影响了几代酿酒师。

而在所有受到亨利·贾叶印象的酿酒师中,一直被视为衣钵传人的,则是侄子Emmanuel Rouget和贾叶昔日雇主的儿子Jean-Nocholas Méo。

1
亨利·贾叶的侄子Emmanuel Rouget

2001年之后,贾叶完全退休不问世事,也不再有任何这个年份之后的酒以Henri Jayer的名字出现在市面上。他自己拥有的葡萄园,自那时开始便完全交给侄子Emanuelle Rouget来打理。而他之前照料过的部分Méo-Camuzet家的葡萄园,自1989年以后就一直交还给新一代的庄主Jean-Nicholas Méo负责。

这两位都从亨利·贾叶那里受到过诸多教导,所以如果要问谁是亨利·贾叶的继承人,无论从风土上还是理念上来说,这两家酒庄都当之无愧,但却又各不相同——从风格上来说,侄子Emmanuel Rouget延续了贾叶的衣钵,而独立酿酒20多年的Jean-Nocholas Méo则在老师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色。

1
Henri Jayer和年轻的Jean-Nicholas Méo

贾叶去世之后,罗曼尼康帝的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对他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亨利·贾叶杰出的工作和他采用的方式达到了如此的高度,是风土理念的伟大传承。他酿造的葡萄酒向整个勃艮第证明,我们的工作都是建立在理解风土和克里玛(Climat)这个整体概念的基础之上的。”

不禁想起我的葡萄酒老师,法国酒评家贝尔纳·布尔奇告诉我的一段往事。他曾经在2002年亨利·贾叶80岁生日之际对他进行过一次珍贵的访谈,当时老师向老先生发问,“您的葡萄酒现在已经享誉世界,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吗?”

贾叶的回答让人良久感叹:

“我很想在有生之年酿一次罗曼尼康帝(la Romanée Conti)。只是酿酒,别无他求。”

幸运的是,我们邀请到了酒神的两个传承酒庄的庄主或继承人,与举世闻名的罗曼尼康帝酒庄庄主奥贝尔·德维兰(Aubert de Villaine)先生一起在12月11日-13日齐聚上海,和其他多为最有影响力的大师一起,通过研讨课和顶级品鉴会的形式,弘扬“风土”——这个葡萄酒世界最珍贵的理念。

Seventy-one-year-old Aubert de Villaine, proprietor of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one of France’s most celebrated vineyards, photographed in front of his property in Burgundy’s Côte d’Or. 7567/jokr20140717/JOKR-20140717-0419PM/Published_Vanity_Fair_US_May_2011/326W3202.tif
勃艮第风土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是此次风土大会的嘉宾

直面大师:7场顶级葡萄酒品鉴会开放报名

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研讨会自10月21日发布以来,获得了大家的热切关注。

12月11-13日的大会将成为中国葡萄酒行业人士与葡萄酒爱好者共同学习、分享葡萄酒文化中最为核心的“风土”理念的盛事,10多位全世界风土葡萄酒的领军人物将齐聚上海,包括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国际酒评家贝尔纳·布尔奇、国际酒评家伊安·达加塔等葡萄酒界的重量级人物。

poster-head-01

整场大会由12月12日的1场风土大课,和安排在另外两天的7场顶级品鉴组成。

活动地点

12月11日和12月13日的7场顶级品鉴会:衡山路十二号豪华精选酒店

12月12日一整天风土大课: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徐汇校区安泰经管学院包兆龙图书馆三楼报告厅

7场顶级品鉴会

1

勃艮第顶级名庄胡杰酒庄 Domaine Rouget品鉴会

Rouget

胡杰酒庄是勃艮第无可争议最膜拜级的酒庄之一,是勃艮第最负盛名的酿酒师亨利·贾叶(Henri Jayer)唯一的嫡系传承。在这场品鉴会上,酒庄下一代继承人将带领大家品鉴8款酒庄珍品,其中很多在市面上已经几乎无法觅得,包括出产自世纪之交2001年份的Echezeaux特级园,2008年份Vosne-Romanée最出名的一级园之一Les Beaumonts,以及1998和2008这两个相隔10个年份的Vosne-Romanée村级对比,还有2001年份的Nuits-Saint-Georges村级。

这些酒中,即便是村级园佳酿的价格也都超过很多勃艮第名家的特级园,能够和酒庄传人一起如此全面地品尝到胡杰酒庄作品的机会极为难得。

2

勃艮第顶级名庄米奥-卡木泽酒庄Domaine Méo-Camuzet品鉴会

meo1

米奥-卡木泽酒庄一直被视为是勃艮第最负盛名的酿酒师亨利·贾叶(Henri Jayer)的精神传承,是勃艮第最受追捧的超级名家之一,来自其一级园和特级园的顶级酒款不仅昂贵而且数量非常稀少。

在这场品鉴会上,庄主让-尼古拉·米奥(Jean-Nicolas Meo)将带着8款珍酿,亲自带你领略这家名庄在夜丘不同村庄所拥有的杰出风土展现出来的迷人魅力。尤其是非常罕有的Clos Vougeot特级园在2003,2005,2006,2009,2012这5个年份的垂直品鉴,会让人对这片古老的特级园最出色的风土拥有深刻的认识和体会。

3

巴罗洛顶级名庄巴罗洛侯爵酒庄Marchesi di Barolo

跨越50年垂直品鉴会

machesi

巴罗洛侯爵酒庄是意大利巴罗洛产区(Barolo)最优秀、历史最悠久的酒庄之一,酒庄的第一任庄主巴罗洛侯爵夫人可以说是巴罗洛产区的缔造者。著名意大利酒评家,全世界最了解意大利葡萄酒的专家之一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将和酒庄新一代的继承人瓦伦蒂娜·阿伯纳(Valentina Abbona)一起为大家带来一场跨越1958-2011长达50年的垂直品鉴会,酒款全部来自酒庄的一块著名的单一园 Sarmassa,以浓郁集中、复杂优雅的风格著称,连续数年获得大红虾(Gambero Rosso)三杯的荣誉。这堂风土品鉴课一定能让你领略到这家巴罗洛的开创酒庄200多年传统传承的精华和其所代表的巴罗洛葡萄酒风土的极致表现。

4

莫泽尔顶级名庄露森酒庄Weingut Dr.Loosen品鉴会

Ernst_LOOSEN

这是一场难得的由德国摩泽尔产区(Mosel)最顶级的雷司令生产者露森酒庄的庄主兼酿酒师恩斯特·卢森(Ernst Loosen)主讲的风土品鉴课,这位世界葡萄酒界的著名人物将通过8款葡萄酒,带领大家一起领略四个风土截然不同的特级园(Grosse Gewachs)所出产的雷司令在不同成熟度风格下的表现,从多个方面了解德国著名的摩泽尔产区的风土多样性,以及雷司令这一杰出白葡萄品种对不同风土精细的表达能力。

5

风土品鉴法和波尔多杰出风土品鉴会(A套联票)

bordeaux

风土对于葡萄酒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最伟大的佳酿都是对其归属的伟大风土的诚实表达。但如何才能在葡萄酒中品尝和体验到风土的个性?各种风土复杂微妙的表现应该如何系统性地认识和解读?深入研究“风土品鉴法”(dégustation geo-sensorielle)的著名勃艮第学者杰克· 里戈(Jacky Rigaux)和以“尊重风土和自然”作为原则的酿酒奇才斯蒂芬·德农古(Stéphane Derenoncourt)将一起为大家带来一堂风土品鉴方法论的课程。这样两位人物联手主讲,是非常少有的同时呈现勃艮第和波尔多理念融汇碰撞的学习机会,绝对是钟情风土特色的葡萄酒爱好者的必修课。品鉴的酒款来自以德农古担任种植和酿造顾问的11家波尔多风土名庄,为风土品鉴的系统性方法提供绝佳的实践佐证。

6

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Barolo & Barbaresco风土品鉴会(A套联票)

voerzioroberto

这场风土品鉴会将由两位最为了解巴罗洛(Barolo)和巴巴莱斯科(Barbaresco)风土的专家主讲:著名意大利酒评家,全世界最了解意大利葡萄酒的专家之一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和巴罗洛名庄协会主席费德里科·斯卡泽罗(Federico Scarzello)。选择的12款佳酿分别来自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不同村庄的代表性风土,全都出身名家,包括Ceretto、Pio Cesare、G.D. Vajra、Marchesi di Barolo、la Spinetta等著名酒庄,尤其其中一部分来自著名的葡萄园,比如Sarmassa,Villero,Ornato,Bricco delle Viole。对于喜欢意大利葡萄酒的朋友们来说,这绝对是一场透彻而宏大的风土盛宴,不容错过。

7

波尔多圣爱美隆列级名庄Saint-Emilion Grand Cru

风土品鉴会(A套联票)

st-emilion

这堂风土品鉴课将由两位对波尔多右岸圣爱美隆(Saint-Emilion)的杰出风土了解深刻的殿堂级专家主讲:著名国际酒评家、法国葡萄酒媒体联合会(APV)主席贝尔纳·布尔奇和圣爱美隆列级庄联合会主席阿兰·莫伊克斯(Alain Moueix)。酒评家布尔奇率领全欧洲最有影响力的酒评家组成的评审团精心挑选了来自圣爱美隆产区13家名庄的15款葡萄酒,通过2012年份的平行对比精确解读圣爱美隆这个波尔多右岸杰出产区的风土组成,再加上两款世纪年份2005的陈年佳酿作为陈年演变的对比品鉴,一定能带来对于这个产区透彻而深刻的理解。

如何报名

点击此处进入微店,进入各场活动页面可以看到详细酒单活动价格报名

12月12日9小时风土大课的门票因为仅剩最后20张,将特别提供给愿意购买品鉴会联票,完整完成风土理论学习和品鉴实践的参与者。联票包括以下两种:

9小时风土大课+3场杰出产区品鉴会

10

包括

9小时风土大课

和以下3场杰出产区品鉴会:

1. 波尔多圣爱美隆列级名庄风土品鉴会

2. 风土品鉴法和波尔多杰出风土品鉴会

3. 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风土品鉴会

仅剩最后12套

9小时风土大课+4场顶级名庄品鉴会

11

包括

9小时风土大课

和以下4场顶级名庄品鉴会:

1. 勃艮第顶级名庄 Domaine Rouget品鉴会

2. 勃艮第顶级名庄 Domaine Méo-Camuzet品鉴会

3. 巴罗洛顶级名庄 Marchesi di Barolo跨越50年垂直品鉴会

4. 莫泽尔顶级名庄 WeingutDr.Loosen品鉴会

仅剩最后8套

研讨会完整日程表

12

了解大会完整信息请用访问官方网站

ChinaTerroir.com

点击此处报名

意大利葡萄酒大师:伊安·达加塔

对于意大利葡萄酒的拥趸,跟准一个对之有着深刻了解的酒评家,会对学习复杂丰繁的意大利酒带来巨大的帮助。伊安·达加塔(Ian D’Agata)绝对是这样一位不可不提的意大利葡萄酒专家,即使在全球范围内,也绝对算得上是响当当的头号人物。

Ian-DAgata

他丰富的经验和获得的荣誉,我们先来感受下:

他是2012年度意大利名庄协会(Comitato Grandi Cru d’Italia)评选出的“最佳意大利葡萄酒记者”。

他主攻意大利、阿尔萨斯、波尔多、加拿大产区,他在斯蒂芬·坦泽(Stephen Tanzer)的《国际葡萄酒窖》(International Wine Cellar)负责意大利和波尔多的酒评。

他为英国老牌葡萄酒杂志《品醇客》写作多年,组织过多次大师班,目前是皮埃蒙特与南意区域的评委会主席。

他是法国第一大报《费加罗报》葡萄酒专栏和MWF Winelife的撰稿人,同时也是我们知味的特别顾问。

1
贝尔纳·布尔奇(左)与伊安·达加塔(右)在去年知味葡萄酒杂志主办的中国葡萄酒发展峰会上

他是全世界最大的葡萄酒展会Vinitaly International的技术顾问,还是负责在全世界范围内宣传意大利葡萄酒的组织Vinitaly Academy的教学主任。意大利每年在巴罗洛举办的Collisioni文化节,也是由他担任葡萄酒和美食部的创意总监。他曾经还担任罗马葡萄酒国际学院院长长达十年时间。

但是,你能想象吗,这样一位光环笼罩的葡萄酒大人物却竟然是医学出身。在美国攻读期间,他甚至还获得过细胞分子生物学领域的奖学金。但正是因着这样的学术背景,激发了达加塔对葡萄品种的鉴别和描述的强烈兴趣,或许这也是促使他之后写下《意大利本地葡萄品种》这本巨著的原因之一吧。这样特殊的背景,使他还经常受邀在国际会议上做葡萄酒与健康主题的发言。

年轻时,一次偶然的机会,达加塔分别被Bartolo Mascarello两款非凡的巴罗洛和Mulheimer Helenkloster的一款冰酒惊艳,用他自己的话说,“给我打开了一个崭新且美丽的世界的大门”,自此他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葡萄酒品鉴和学习之路。这位明明可以靠医术营生的医学博士,最后却成了一位知识渊博的酒评家,而且几十年来对葡萄酒一直充满热情,保有初心。

1

除了为行业贡献了无数的酒评,达加塔还写过两本深具价值的书,分别是《意大利佳酿指南》(The Ecco Guide to the Best Wines ofItaly)和前文提到的《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除此之外,他还是一些葡萄酒专著的合著者,比如每年更新的《达加塔和坎帕里尼最佳意大利葡萄酒指南》(D’Agata & CompariniGuide to the Best Wines of Italy),这本书获得了2009年“国际烹饪专业协会奖”等。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意大利佳酿指南》分类列出了200多款意大利美酒,还有一些意大利酒庄、产区、年份等相关信息,被誉为最佳的意大利葡萄酒选购指南。

而《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更是体现了达加塔对葡萄酒界作出巨大贡献的巨著。意大利可以说是一个酿酒葡萄品种最多元化的国家,由于境内地势特征和风土环境复杂多变,酿酒历史悠久,意大利发展出了多样化的葡萄酒风格和数量惊人的本土葡萄品种,除了日益为人所知的内比奥罗Nebbiolo和桑娇维赛Sangiovese葡萄,仍有数以百计的各具特色的酿酒品种,而即使是同一品种,在不同产区之间,却又有许多不可忽视差异的“克隆”分支。

达加塔足足花费了十三年时间,走访了各地的酒庄和葡萄园进行研究和品鉴,最终创作了这部百科全书,详述了500余种的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为所有意大利葡萄酒专业人士及资深爱好者提供了宝贵的学习资源与品鉴依据。

1
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

12月11-13日,他将和其它11位全世界风土葡萄酒的领军人物,包括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Aubert de Villaine),将通过1场风土大课以及8场顶级品鉴会的形式,与中国葡萄酒界的专业人士及资深爱好者共同学习、分享葡萄酒文化中最核心的“风土”理念。

在这场风土盛会上,他还将主讲两场精彩非凡的意大利葡萄酒大师班:“巴罗洛和巴巴莱斯科风土品鉴会”和“巴罗洛侯爵酒庄Marchesi di Barolo 年份垂直风土品鉴会”,目前可以以套票的形式订购优惠预售票。

想知道这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葡萄酒大型活动的详情,点这里>>

要了解风土大会9小时大课和8场顶级品鉴会全面的详情介绍,请访问活动官方网站:

ChinaTerroir.com

全世界最重量级的葡萄酒人物,要来中国讲课

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研讨会网站上线了!

请大家直接登陆网站了解研讨会的全貌,了解一整天风土大课和八场顶级风土品鉴会,及时获得最新资讯:

ChinaTerroir.com

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研讨会是知味2015年举办的最重要的葡萄酒大型活动。

12月11-13日,12位全世界风土葡萄酒的领军人物,包括勃艮第葡萄园风土世界遗产联合会主席、罗曼尼康帝酒庄的联合庄主——奥贝尔·德维兰先生(Aubert de Villaine),将通过1场风土大课以及8场顶级品鉴会的形式,与中国葡萄酒界的专业人士及资深爱好者共同学习、分享葡萄酒文化中最核心的“风土”理念:

Seventy-one-year-old Aubert de Villaine, proprietor of 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 one of France’s most celebrated vineyards, photographed in front of his property in Burgundy’s Côte d’Or. 7567/jokr20140717/JOKR-20140717-0419PM/Published_Vanity_Fair_US_May_2011/326W3202.tif

奥贝尔·德维兰
Aubert de Villaine

勃艮第葡萄园风土
世界遗产联合会主席

罗曼尼康帝酒庄
联合庄主

风土研讨会的详细介绍请点击这里浏览>>

12

访问研讨会官方网站ChinaTerroir.com可以:

查看风土论坛大课每位演讲者的详细介绍和议题

了解8场顶级品鉴会所有酒庄介绍及酒单

在线购买风土大课门票和AB两套品鉴会联票的优惠预售票

及时了解研讨会的最新动态

1

知味将在最近几周连载介绍各位大师相关的系列文章及访谈,帮助大家深入了解他们的核心理念及成就。

目前,风土大课80张600元的优惠预售票已经全部售罄,800元全价票现已开放购买;

“A套联票:3场风土产区品鉴会”与“B套联票:4场风土名庄品鉴会”都已经销售近半,请有意参加的朋友抓紧购买,大师品鉴会酒单及详情请访问大会官网ChinaTerroir.com浏览。

大会组委会欢迎并感谢各界人士参与并支持此次宣扬风土理念的盛大活动,有意成为赞助商或合作伙伴请与我们联系。

风土复兴国际葡萄酒研讨会组委会

电话:021-62360991
邮箱:terroir@tastespirit.com

购买门票点击:http://chinaterroir.com/#tic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