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顶级名庄大师班
国内少之又少的奥地利名庄大师班
从五个维度欣赏其惊艳魅力

有这样一个国度,这里的人自诞生起,便享受着大街小巷中的仙乐飘飘;晚餐后散着步,一言不合就手挽手去听了场音乐会。

即便是个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小镇,从垂髫小儿到耄耋老翁,都专业到可以随时组成乐团在小镇广场上演出,而这,不过是他们生活中很普通的一天。

这样的一个国度,超市买杯果汁都能被震惊到,因为抽奖奖品是登山滑雪的止滑带。此时你才会真正理解,来到一个户外运动如此普及的地方,是怎样一种赶脚——无论扛着多么酷炫的技术型滑雪器材,马路上都没人看你一眼。

这样的一个国度,点杯咖啡敢含糊其词来句‘coffee’,都会瞬间被侍者鄙视“嗬,又是个傻乎乎的游客!”  因为你必须要明确点单Melange,Einspänner,Eiskaffee,Großer Brauner还是Mokka,Café latte。意大利人喝咖啡讲究?那是没遇到更狠的角儿!

这样的一个国度,专业大炮与菜鸟手机的摄影差距被缩到最小。美到窒息的景致,从古堡遗迹到静谧村庄,从旖旎河谷到雾雪丛林,无论布局、层次还是光影,随手摁摁就是明信片级别!

这里,是音乐奇才莫扎特的故乡、欧洲古典音乐的圣所、阿尔卑斯山下数量最多的滑雪场和空气清甜的巨型氧吧。

它,就是奥地利!处处荡涤着优雅生活、人文情调的气息,有时我甚至羡慕地怀疑,这里的葡萄藤是否都被注入了音乐的旋律?

可每每遇到奥地利人,我总是忍不住要聊起他们在我眼中不可饶恕的两大罪状:

罪状一中国人素有省酒待客之文化,委屈自己无妨,最好的都得先尽着出口的需求;傲娇而又富庶的奥地利人恰恰相反:

上等货色基本都是内需内销,指缝脱逃未被斩尽杀绝的才有机会进入国际市场;因此葡萄酒世界里,奥地利一直是个极为冷门而小众的产区,长期处于边缘化被忽略的地带。

罪状二:太猴急,守着无敌超长待机的品种(如绿威林、雷司令等),却根本不等酒陈年尚在青葱岁月就被全线消灭了。

奥地利人看着我心疼得变形的脸,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爱酒的百姓们大多没有这样的品饮习惯,反而是特别偏好“新鲜出炉”的那一口。

不少名庄葡萄还没采完,当年的配额已经被哄抢一空;主顾们一收到新酒,则迫不及待马上开瓶享受。简直是“嗷嗷待哺”的即视感!

无情刚恨通宵雨,断送芳华又一年!爱它青春正盛,亦是无错,只是这一口,楞是白白扼杀了后面三五十载的风情万种。

正因为这两大“罪状”,心下终有诸多不甘——为奥地利在葡萄酒世界隐姓埋名的江湖地位不甘! 为草草终了,无以更大作为的陈年品种不甘!!更为身边酒迷们不可一窥奥地利世界顶级水准而大大不甘!!!

这一切一切的不甘,在一个半月后的风土大会上,终于可以放下了。

数月的努力,终于与奥地利葡萄酒协会联手打造出了一个特别定制的专场大师班。

傻! 为什么偏偏要设计出这么个费力的非主流产品,在熙熙攘攘的市场洪流中砥砺前行?

无他,只是因为:

奥地利是世界上最用心酿造葡萄酒的国家之一;道理和新西兰一样,地方小成本高,只能拼质量,难道去拼智利、西班牙的散装酒么?

奥地利有着世界上最严厉的葡萄酒法规德国素以严谨与优质为商业世界立身之本,奥地利则更在其之上。这一切源于1985年那场震惊全球的酿酒丑闻(想听故事?我们大师班上说),置之死地而后生,说的就是奥地利。

水晶般通透的白葡萄酒幽美深邃,风格百转千回,从彻干一直到奢甜,浓妆淡抹皆相宜。谁不想见识一下二十年风霜洗礼之后出落得何般模样

大师班亮点集中梳理

1. 国内关于奥地利的大师班少之又少,奥地利名庄云集作顶级水准的亮相,更是罕见。

系统性地品尝风土特色单一园,同时还有找起来不比勃艮第特级园省力的罕见陈年老酒,真正懂行的鉴赏者一定懂得它珍贵的价值所在。

2. 被遴选参与本场官方奥地利葡萄酒大师班的所有酒款皆颇负盛名,均已获得德语区第一核心葡萄酒杂志Falstaff 高分评价。

3. 其实,这份大师班酒单看似简约平淡,背后却隐藏着非常精妙的设计思路。参品者将可体验到同个维度的平行品鉴和多个维度的递进品鉴:

九款酒,分成三组,一组三款;

第一组,新年份的DAC产区级别,翠微清镜,感受一下当地人好的那一口“无陈年小鲜肉”;

第二组,上升至中级品质,在理解“老藤Alte Reben”、 “猎鹰级(Federspiel)”对酒的诠释之际,感受略有陈年将是什么表现;

第三组,到达顶级优质水平,体会“蜥蜴级(Smaragd)”多年珍藏后风味的演进,以每十年一个跨度单位,是如何华丽转身的? 笔者永远记得第一次参加Knoll酒庄1985-2012年Smaragd绿威林大垂直,简直眼镜跌落,惊为天人,十多年来念念难忘……

最后这个压轴组皆为单一园(Ried = Single Vineyard),各据一方风土,各自吐蕴浮香,花落谁家,尚不可知。

* Federspiel,Smaragd等请见文章末尾“关于奥地利”。

简言之,整场三组九杯,只有一个常量,那就是葡萄品种——绿威林;但却涵盖了奥地利葡萄酒五个层面与维度的魅力

  • 从入门到猎鹰级再到最高蜥蜴级的品质递进;
  • 彰显从最新年份2017到1999跨越近20年的陈年能力;
  • 品质级别内平行对比三个重要核心产区,
  • 品质级别内平行对比不同发酵酿造理念:纯不锈钢桶 VS 奥地利老橡木桶;
  • 最后更是可以让你直面三款杰出单一园的风土密码。

品鉴酒单

1.Loimer Langenloiser Kamptal DAC 2017

2.Zull Schrattenthal Weinviertel DAC 2017

3.Pfaffl Haid Weinviertel DAC 2017

4.Johann Donabaum Federspiel Point 2016 Wachau

5.Ebner-Ebenauer Alte Reben 2016  Weinviertel

6.Schloss Gobelsburg Tradition 2016  Kamptal

7.Tegernseerhof Loibenberg Smaragd 2009  Wachau

8.Bründlmayer Käferberg 2002 Kamptal

9.Domäne Wachau Achelten Smaragd 1999 Wachau

 

  1. Loimer Langenloiser Kamptal DAC 2017

Falstaff 91分)

采用生物动力法的奥地利顶级名家,地面上是摩登现代酒庄,地面下是二战时存放战备武器的几百年老酒窖。酿酒师Fred Loimer曾当选Falstaff杂志2002年“年度最佳酿酒师”。

Fred热情健谈而经验丰富,全家人包括两个挑食的淘气儿子都热爱我烹饪的中华美食。所以大家去拜访时,一定记得要露一手,激动之下的庄主会拿出四十年珍藏TBA与你分享!

  1. Zull Schrattenthal Weinviertel DAC 2017

Falstaff 92分)

从维也纳一直延伸到捷克边境的葡萄酒地区威菲尔特(Weinviertel)是一片广阔肥沃的多瑙河平原,威非尔纳Weinviertel DAC是奥地利首个应用DAC法规的产区,酿造的绿威林酒体轻盈,充满活力。

Schrattenthal坐落于维也纳西北面80公里处,是奥地利最迷你的酿酒小镇。

Zull是个家族酒庄,一年产量也就一万箱。

  1. Pfaffl Haid Weinviertel DAC 2017

Falstaff 92分)

Weinviertel产区的知名家族企业,当选2016年Wine Enthiusiast杂志欧洲年度酒庄。父亲园内种植,母亲衔饴弄孙;儿子专心酿酒,女儿运营销售;一家人其乐融融。

正所谓,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去做,那你每一天都不需要“工作”。

  1. Johann Donabaum Federspiel Point 2016 Wachau 

Falstaff 92分)

Wachau产区冉冉升起的新星,深受杰西斯·罗宾逊大师喜爱。年轻的Johann笃信:

“酒如明镜,应映射出产地、风土以及酿酒人的谨慎缜密与鲜明风格。

每一片园子都有机会创造优秀品质的葡萄酒,但酿酒人只有倾心付出,才能找到极致与卓越”。

想法很好啊,专心去酿酒吧,怎么猝不及防地洒狗粮?
  1. Ebner-Ebenauer Alte Reben 2016  Weinviertel 

Falstaff 92-94分)

同样备受罗伯·帕克、杰西斯·罗宾逊大师推荐的奥地利顶级名家,绝对的夫妻老婆店,一看酒庄名字的双人姓组合便知。

酒标上两个‘EE’,具有极高的辨识度,让我暮然想起,家中酒柜里还睡着7年前背回来的EE。好酒就是容易买完就忘,还记得美国斯坦福大学那个著名的棉花糖实验么?忍住诱惑,延迟享乐,所带来的“复利”效果将是惊人的! 对待珍贵的葡萄酒,我一直虔诚地遵守着棉花糖守则。

叛逆与胆识过人的妻子Marion,当年年纪轻轻,就从 Schloss Gobelsburg(酒单下一款)购买绿威林并放入新桶中发酵,反叛行径令众人哗然,但她用结果确立了自己在奥地利年轻酿酒师中的地位。

先生Manfred来自酿酒世家,第十六代传人,从商学院辍学成为酿酒人。11年来与爱妻相互扶持,坚守传统,尊重自然。

呜,还没消化,又被塞了一口狗粮
  1. Schloss Gobelsburg Tradition 2016  Kamptal  

Falstaff 93分)

使用有机种植、秉承着僧侣精神的顶级名家,酿酒师曾当选Falstaff杂志2006年“年度最佳酿酒师”。

风格而言,总有一些共同的特性,大师班上可以仔细体会:

1)鲜明的风土诠释与品种特点; 2)在果味、矿感、深底、酸度中寻到了不可思议的平衡; 3)一不小心,忘记控制,就会犯错,把‘品’变成了‘饮’。可我愿意一错再错!

  1. Tegernseerhof Loibenberg Smaragd 2009  Wachau

 Falstaff 92分)

古老的Wachau名家,Wachau产区代表着奥地利干白最高水准的Smaragd级别。

此款来自著名的梯田式单一园Loibenberg,完全只使用不锈钢桶,在锁住迷人而自然的香气同时,也保留了一种张力感,让人联想起碘、海胆及海盐等。

  1. Bründlmayer Käferberg 2002 Kamptal

可与勃艮第媲美的生产奥地利最顶尖白葡萄酒的顶级名家,庄主威利·布德梅尔(Willi Bründlmayer)一直被认为是奥地利最有天赋的酿酒师,有着独特的见解和高度的理想主义精神。

海拔三百多米的单一园,即使温暖年份或延迟采收,也不影响酸度的硬朗。贫瘠的石灰石混以海洋性粘土,与波美侯柏图斯的土壤结构成分极其接近,因此酒体极为紧致。

2-3年的300升奥地利老橡木桶发酵,之后倒罐至2500升的老桶中缓慢熟化。

90年藤龄的沧桑
  1. Domäne Wachau Achelten Smaragd 1999 Wachau 

Falstaff 91分)

Wachau产区难得的既有量又有质的酒庄,酿酒顾问是一位葡萄酒大师。代表着奥地利Wachau干白最高水准的Smaragd级别,单一园,国内一瓶难求。此次跨越了千山万水,让我们有机会一睹二十年陈酿真容。估计当地人看了,也要咋舌了!

传统制法,大型橡木桶熟化,直至颜色呈现诱人的金色。干花、烟熏、燧石及柑橘水果,复杂而悠长。

关于奥地利

在奥地利,葡萄主要集中种植在Niederösterreich、Burgenland、Steiermark和Wien这四个东部的州内,这四个州下,共有16个葡萄酒产区,不过不是每个产区都是DAC。Districtus Austriae Controllatus(DAC)是奥地利的PDO,类似法国的AOC和意大利的DOCG。

此外,奥地利还依据类似德国的KMW的分级,严格地评测采收时葡萄的含糖量,并以此为葡萄酒分级:

Tafelwein(普通餐酒)、Landwein(地区餐酒)、Qualitätswein(优质葡萄酒)、Kabinett(珍藏酒)、Prädikatswein (高级优质葡萄酒,这个级别涵盖了从Spätlese开始到Eiswein的范围)、Spätlese、Auslese、Beerenauslese、Ausbruch(这个级别只在Rust地区广泛使用)、Trockenbeerenauslese、Eiswein。

另外,在Wachau产区还有一种此地独有的分级,它有三个级别,用于干型白葡萄酒

  • 芳草级(Steinfeder):早采,酒精度一般最高不超过5%,三个等级中酒体最为轻盈,价格最为亲民。Steinfeder一词取自葡萄园旁生长的的一种轻如羽毛的芳香草本植物。

可别因级别而看不起它,这一类反而是中国市场上最难喝到的(本场大师班也没有),因为大多数都被奥地利本土百姓扫空。

  • 猎鹰级(Federspiel): KMW至少达到17°,与Kabinett相近,酒精度一般5%-12.5% 之间,酒体中等,为的是更容易“一杯又一杯……”。

Federspiel 是Wachau当地一种经常盘旋空中的猎鹰。

  • 蜥蜴级(Smaragd): 酒精度至少为 12.5%,残糖不超过9克/升,味道浓郁、酒体厚重型葡萄酒,具有很强的陈年潜力,有些Smaragd代表着奥地利干型白葡萄酒的最高水准。其名称来源于生活在瓦豪葡萄园中的祖母绿蜥蜴。

主讲人


Ms. Young Shi(施晔)

知味联合创始人、知味葡萄酒教育总监

Mr. Wilhelm Klinger

奥地利葡萄酒市场营销管理局(AWMB)主席,行政总裁

AWMB于1986年成立,总部设在维也纳,是奥地利葡萄酒业的官方服务机构,针对各国实际情况设定营销策略和不同的推广活动。可以说,Wilhelm Klinger先生是最了解奥地利葡萄酒的人物之一。

奥地利顶级名庄大师班
施晔老师联手奥地利酒局主席解码风土

时间:11月30日周五18:00 – 19:30
地点:上海静安瑞吉酒店三楼多功能厅 北京西路1008号
价格:原价1090元/位;早鸟价990元/位;早鸟双人行1780元(早鸟价限量35张)
主讲:知味葡萄酒教育总监施晔Young Shi
奥地利酒局主席Wilhelm Klinger
语言:英语,由专业团队现场翻译为中文
报名:点击这里进入知味微店报名>>